彭加木失踪8说都是谜若在这8说的基础上再加谜就不是谜了
发布日期:2019-09-04 04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彭加木(1925年—?),原名彭家睦,广东番禺(今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石井镇槎龙村)人,先后15次到新疆进行科学考察,3次进入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罗布泊进行探险,1980年6月不幸在罗布泊失踪。其失踪之谜持续多年仍然是谜,被网友归结为8说但仍是谜,但我们觉得这都不是谜。

  说法1:病发说。彭加木曾身患癌症,直到在罗布泊失踪,癌症一直没从他身上消失。彭加木当年的队友判定,可能在他找水过程中,因旧病复发体力不支昏倒,被风沙埋没,但他家人却极力反对这种说法。他的许多亲友认为,彭加木虽然带癌生活了20年,但他性格乐观,很注意锻炼身体,意志也很强,怎么可能突然身体衰竭?

  我们说:一个人带带癌生活了20年,他性格乐观、意志坚强意味着他可以活着更久,30年、50年……都有可能,但这不是绝对的。一个人带癌生活了20年,那20年也许就是他的极限,极限到来的时候就会衰竭。一个人带癌生活了20年突然走了,我们不能就此说:那不可能呀,他已经活了20年!这种说法显然是没有道理也站不住脚的,在罗布泊更是。但我们同样不否定一个人带癌生活了20年,他就能再活30年、50年……因为,我们不知道极限在那个时间点上。

  说法2:泥沼说。罗布泊以前有盐湖,会不会存在被流沙掩盖的泥沼?有人猜测,彭加木可能在找水途中迷路,陷入了沼泽。但当年随同彭加木考察的队员提出反对意见:库木库都克一带干旱缺水,就连偌大的罗布泊也全部干涸,结成坚硬的盐壳,人怎么可能陷进去?

  我们说:盐壳陷不进去人,不等于人在那里就能活下。水是生命之源,找水就等于找生命。找来了生命就能继续,找不来生命只能终止。别说罗布泊,到哪里都一样,而路上的事情对任何人来说都不可预知。

  说法3:猛兽说。据资料记载,彭加木失踪后,搜寻部队在敦煌一带曾发现地上有白色狼粪。有人据此推测,彭加木有可能是独自外出时碰到了狼群。但当年参加过大搜寻的人仍持否定意见,罗布泊有狼,但彭加木失踪那一带区域,只有骆驼、黄羊和野兔。

  我们说,罗布泊曾经有老虎。俄国人普尔热瓦尔斯基分别于1877年、1885年2月与1887年春天到达罗布泊这方神秘的区域,他的发现不仅引起欧洲的轰动,还让他本人一夜成名。他还在那里发现了虎,老虎。

  我们现在无妨将普尔热瓦尔斯基当年的捕捉场景还原:在罗布泊湖区的某一个地方,某一个有老虎脚印或者有老虎与野猪搏斗痕迹的地方,普尔热瓦尔斯基放在了一条狗和居民的两头牛。然后,他装好子弹埋伏,等待老虎出没。老虎确实出现在了普尔热瓦尔斯基的视野里,他开枪但没有打中。他追击,但依然没有追着。他说:“在没有雪的地方,我们无法对老虎进行追击,老虎丝毫没有损伤地跑掉了。”

  因为,我们不能确切地知道罗布虎(新疆虎)什么时候真正消失的,所以,也就没有必要怀疑彭加木失踪后老虎的存在。

  说法4:迷途说。“死亡之海”罗布泊地形单调、风沙很大,有人推测彭加木是在找水那天迷失方向,找不到宿营地,在避风遮阳处休息时被沙尘掩盖。有关气象站查资料显示,当年6月16日到17日,当地确实刮过大风。但也有人认为,这种说法低估了彭加木作为一个有丰富经验、对罗布泊有深刻了解的科学家的野外生存能力。

  我们说:野外生存是一种能力,但罗布泊“死亡之海”的说法不仅仅是写在书里的,不是徒有虚名的。罗布泊地区气候异常干燥、炎热,年平均气温11.6℃,夏季最高气温 40℃,冬季最低气温-20℃以下,年降水量 20毫米,蒸发量 3000毫米,年日照时数 3200h,年积温 4500℃。且风蚀强烈,全年盛行风方向为NE,3~5月为多风季节,6~8月为大风季节,8级大风日 60d,常常引起沙暴天气。在这种场景里,经验应该不是万能的。

  说法5:掩埋说。在库木库都克附近地区,分布着大量雅丹土包,这些土包由坚硬的粘土层和疏松的细沙层组成的,受风的吹刮作用,经常发生崩坍。有人推测,彭加木那天外出时,可能为了防止太阳暴晒或躲避风沙,到雅丹土包处藏身休整,被崩坍物掩埋。然而,反对者的理由和“迷途说”的相似,认为彭加木应该了解雅丹土包的危险而设法避开。

  我们说:在大风中,有什么可以是依靠?唯一的选择是趴下来,选择大地,选择大地母亲的呵护。罗布泊的大地在那一刻,提供给人们的只有雅丹。雅丹在罗布泊的大地上生存了千万年,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,在大风到来的那一刻,人们只有选择它,因为作为躯体或者躯壳,它对恶劣自然环境的承受能力远远地超过了人。我们没有能力在风中辨别它会在什么时候坍塌或者倒下,就像我们不能确切地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死亡。

  说法6:劫持说。有人怀疑彭加木被敌特劫持或杀害,最有可能被劫往离此较近的苏联。虽然不能绝对排除这一点,但当年参与搜索的空军官兵认为,那里荒无人烟,气温高达50℃,他国特务在这里活动的可能性并不大。

  我们说:中国科学家在那里很快消失,他国特务不是机器,根本不可能在那里长期潜伏。生命对外界的承受力虽然有差异,但差别不是非常大。我们没必要怀疑中国科学家的野外生存能力,同样,我们也应该明白他国特务是血肉的。这种臆想只会把事情弄得更复杂,是不负责任的,近于恶作剧。气温高达50℃时,人与人的差异正在被一点点地缩小,甚至没有。

  说法7:“叛逃”说。有人认为可能是他借科考机会“叛逃”了。这种说法,曾给彭加木亲人很大伤害。就在彭加木失踪几个月后,就传闻说有人在美国看到彭加木了。彭加木的侄女彭丹凝就告诉记者,她读小学时,因为类似说法,很多同学都不理会她。彭加木的妻子更是为类似说法愤怒而苦恼,上世纪90年代后随女儿去了美国。

  现在很多人对此说法付之一笑。作为一个科学家,彭加木之前就有很多出国机会,但都没出去。况且,当时彭加木正欣喜自己迎来了大展拳脚的机会,怎么可能“叛逃”?

  1957年,身患恶性肿瘤的彭加木,回到上海治疗。他以顽强的意志同疾病作斗争,病情稍有好转就重返边疆。先后踏遍云南、福建、甘肃、陕西、广东、新疆等十多个省区,曾十五次进疆考察并帮助改建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,后任该院副院长。还三次进入罗布泊地区,调查自然资源和自然条件,为开创边疆科研工作倾注心血,并为发展我国的植物病毒的研究做了大量的工作。

  在此前的1956年,他在给郭沫若的信中说:“我志愿到边疆去,这是夙愿……我具有从荒野中踏出一条道路的勇气!”彭加木以自身的实际行动践行了理想和诺言,他是一个爱国者,始终为祖国而工作,流言可恶、可恨——你可以卑鄙,但没有必要怀疑别人高尚;你可以“叛逃”,但没必要怀疑别人不爱国!

  说法8:外星人说。彭加木突然神秘失踪,多次拉网式搜索都难觅踪迹,有人突发奇想,认为是神秘的“外星人”作怪,“绑架”了他。对于这个最富想象力的说法,有人认为滑稽,也有人认为不能排除其可能性。

  我们说:当时为了平息社会上的谣言风波,相关部门进行了4次大规模的寻找,为的就是能够击破流言,但可惜没能找到。因为在茫茫大漠找到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,没有捞到不等于“针”没有掉进海里。而且,最后一次搜寻的撤出时间12月20日,已距失踪的6月5日相距近半年时间了。作为一个文明的现代人,我们应该看到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为搜寻一个科学家,一品堂心水,国家不但动用了部队、大小越野汽车,甚至调动了电台和飞机。这种搜寻应该是让人们感动并且铭记的,而若一味信谣传谣,不仅对不起彭加木对祖国的那份热爱,更对不起彭加木的家人以及为找寻他而付出过努力的人们。如果说,这个世界上真有外星人存在,那么,它一定和我们绝大多数人不是一类的,它一定是信谣传谣的那类人,制造谣言并看热闹和笑话的人。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,应该被分清。

  结束语:诗人说,卑鄙是卑鄙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的墓志铭。谣言者也是一样。1982年,他被上海市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。现在,就让我们一起让这位英雄魂归大漠,称他大漠魂吧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